您所在的位置:涠洲荆江新闻网>情感>故事:奇丑无比的母亲,却在去世当天成了大美女

故事:奇丑无比的母亲,却在去世当天成了大美女

时间:2019-11-04 10:04:28| 查看: 3480|

每天阅读这个故事应用作者:芥子粉

娘活着的时候,她常说:“沐家的美不在皮肤上,而在心里。”

但是世界上唯一能清楚看到我的心脏的人已经死了。

如今,所有的生物都被一副皮肤弄糊涂了,根本看不见自己的心。

再说,我现在连一颗心都没有,只有一个血淋淋的胸膛。而且还被手指粗链戴上琵琶骨,锁在这个黑暗的监狱里,生死皆有希望。

难怪其他人会走到这一步。他们只责怪自己以前一心想着复仇。

如果我能重新开始我的生活,我会听妈妈的话,永远不进皇宫。如果我遇到一个不认为我丑的人,我会结婚,过普通的生活!

娘的美令人毛骨悚然,就像一个偶然跌入红尘的仙女。但是我只见过一次这样的美丽,在她去世的那个雪夜。

在那之前,娘的外貌可以被描述为像人类一样丑陋。我仍然记得她的脸是歪的,她的五官扭曲在一起。两只眼睛,一只大一只小,鼻子又平又厚,鼻孔朝上,嘴唇像两个肥肠一样外翻,牙齿不平。

幸运的是,娘有本事,而且她在留在燕市的艺术上有着完美的技艺。她可以成为世界上一个平庸丑陋的女人。有了一双灵巧的手,她可以在短时间内看起来像一条倒下的鱼和一只落雁。

我经常问娘为什么我们不把自己变得更漂亮。

娘会笑着摸摸我的头:“穆的女人是堕落之城的美人。如果你再使用留在燕市的技术,不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吗?”

我撇着嘴,真不知道是谁给了她信心!

后来,当我母亲去世时,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娘死得很惨,她全身被十几把刀砍断,双腿被折断绑在一起。

娘临死前取出了她的心,鲜血淋漓,还在跳动。

与此同时,娘扭曲的五官瞬间展开。她的黑皮肤像雪一样白,在一双冰冷的蓝眼睛里,她似乎隐藏着星星的海洋。裹在碎雪中的寒风卷起了她那黑色美丽的3000朵苔藓,这真是真正的美丽。

我很震惊,因为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娘趁我发呆的时候,用她长长的尖指甲在我胸口开了一个洞,很快就把温暖的心塞进去了。然后撒上生肌散,伤口立即愈合,技术很快,连一滴血都没有。

"赵焱,照顾好这颗心,不要为你母亲报仇!"

这是娘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她闭上眼睛。如同冰肌玉骨,整张脸,瞬间被雪覆盖成一大片白色。

我并不总是一个听话的孩子,包括母亲的命令。

埋葬母亲后,我拿起她用来帮助人们留在燕市的漆木箱,踏上了复仇之路。

我不知道谁是敌人,唯一的线索就是娘手里拿着的亮黄色的丝绸,材料来自宫廷。

皇城很大,宫殿戒备森严。我明白找个人不容易。幸运的是,我只有16岁,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周县,我缺钱,口袋里只有三枚硬币叮当作响。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我们会在到达皇城之前饿死在街上。

幸运的是,仇仙县的人非常丑陋,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所以我在一个繁荣的地区设立了一个摊位,就像我妈妈以前一样,并计划帮助人们留下来换个面孔。

我想我可以通过我的手艺发大财。结果,天色已晚。路人指出我比他们更丑,没必要来我家门口。

我第一次感到胃部扁平,生活艰难。

“别听他们胡说八道,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一只脏手出现在我面前,手里拿着半个包子。

我抬起头,看见一个小乞丐,蓬头垢面,但很出众。灰色的突突脸上印着一双聪明的眼睛,清澈明亮。

“给我的?”我小心翼翼地问。

小乞丐点点头:“我想漂亮的妹妹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她一定很饿!”

我抓起包子,直接塞进嘴里。我边嚼边回应,但我对自己说,“说我漂亮?这个小乞丐不是瞎了就是傻了!”

如果一个小乞丐的名字是一样的,他就叫做小乞丐。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朋友。

第二个朋友明兰的会议在一个阴沉的下午举行。

那时,风和雪就要来了,我和小琪正计划关闭这个摊位。

走了一半,他听到一个高亢的声音宣布自己:“我是明兰,周县长的女儿。对不起,小姐,你真的能让我美丽吗?”

我抬头看了对方很久,基于她现在的样子,心里已经为她勾勒出了一张完美的脸。然而,为了赚更多的钱,我假装高深莫测,说,“是的,但是...这很难!”

“如果是这样,还困难吗?”

十锭闪闪发光的银锭突然从天上掉下来,差点让我失明。

“不,不!我不知道这女孩想要什么样的脸。如果你有任何要求,我会做一切!”我以前从未见过钱。我让明兰周围的女仆笑了。

"肆无忌惮!"明兰眉头一竖,十分凝重,吓的丫鬟立刻闭嘴。

在对女佣大喊大叫后,她转向我,展开一幅画卷:“我想要这张脸。不必完全相同;只有七八倍好。”

我看着照片中人们的脸和明兰的骨头。我有点后悔吹嘘。

这真的很难。

首先用一把小刀剥掉皮肤,用醋水蒸成白色,然后切掉皮肤,注意不要不平衡。下颌骨需要刮半英寸,颧骨需要抬高两点,前额需要方形和饱满,鼻子需要小巧玲珑。

骨阶段结束后,我揉捏切下的肉和皮肤,均匀涂抹皮肤纹理和线条,并注射明胶以保持立体感和防止下垂。最后,盖住皮肤,切掉多余的角。丝线被用来绣狭长的眼尾、肥胖丰满的嘴唇,最后头发被用来一根接一根地种植睫毛和眉毛。

三天后,明兰重生了,明亮动人,几乎和画中的人一样。

“假的!”小乞儿对此嗤之以鼻。

明兰非常高兴,在铜镜中摸着自己的脸。他的脸上满是恶名昭彰的野心:“这一次,我一定会在所有美丽的女人中脱颖而出,赢得今天圣人的青睐!”

我正要拿钱离开。听到这里,我回头问道:“明兰修女要进宫了吗?”

“是的!我不仅会进入宫殿,而且我还会飞到树枝的顶端,成为一人之下一万人以上的座位!”

小琪再次嘲笑道:“痴心妄想!”

我偷偷捏了捏小琪的胳膊,让他闭嘴。然后,他鞠躬以示诚意,说道:“明兰修女,你能带我一起去吗?”

“不可能!”在明兰答复之前,小乞儿被断然拒绝。

“为什么不呢?”明兰和我异口同声地问道。

“宫殿里充满了神秘和神秘的东西。每个人都有一张虚伪邪恶的脸!”

“你怎么知道?”

小琪支支吾吾地说,“因为...我从皇城来到这里乞讨食物。我听说过一点。”

我和明兰哈哈大笑:“你这个小乞丐,你怎么知道深宫的秘密消息大多是道听途说!”

小琪很焦虑:“我说的是真的!”

我从母亲的样子中得知,踮起脚尖,笑着摸了摸小琪的头:“姐姐相信你,但姐姐有理由进入宫殿。”

小琪一直陪着我,直到他在皇城脚下道别。

他说:“经过一千英里的运输,我们最终必须分开。”

我说,“生命是漫长的,再见!”

然后我们一个去了寺庙的高处,另一个去了江湖。

走了几步后,我回头问他是否想拥抱一下。但是小琪的背很坚定,我没有报复。我只是想考虑一下。

小乞丐走后,我失望了很长时间,但复仇的想法迫使我隐藏了这一额外的想法,和明兰一起搬到储秀宫当女佣。

在逗留的第一天,经常有圣人陪同的曹冠昌来讲课。

他是个坏老头,白发苍苍,步履蹒跚,抓着灰尘依次扫过女修的脸。

当他看到明兰时,他吃了一惊。当他看到我时,他大吃一惊。

然而,他掩饰得很好,带着一丝惊愕,他继续漫不经心地说着罗里冗长的宫廷规则。

所以我也悄悄地,假装没看见他的皮肤被修饰过。虽然在普通人的眼里,他脸上的皱纹和黑斑已经足够逼真了,但是在专家的眼里,这种手法还是幼稚的,或者干脆是一种野蛮的方式。

几天后,我发现皇宫里仍然有很多像曹局长这样的人。例如,服装局的李嬷嬷,明德堂的漂亮女仆,甚至昭阳宫的傅贵妃。当我看到它时,我暗暗记起了它。我想这个宫殿里应该还有一个叫穆的人,但是他的血统不纯正,而且他还没有从我穆家得到朱妍的真实传记。

这可能与娘的死有关,也可能无关。

但是不管怎样,我必须找到他。至少问问他关于娘的事。

作为一个纯粹的沐家,我对自己的家庭知之甚少,因为娘什么也没说。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我们生来丑陋,丑陋,有着独特的风格。

我开始注意宫殿里来来往往的丑陋的人,但是事情进展得很慢,因为看着整个宫殿,柳青和桃子有它们自己的美丽,而我是唯一丑陋的一个。

当我充满悲伤的时候,明兰传来了好消息。

圣地交出了她的牌子。

神圣之家交出了一个在皇宫里呆了不到十天的女修品牌。这听起来怎么不可靠?我从里到外提醒明兰,请她多加注意。但明兰一笑置之,只说曹冠昌帮忙了。

当明兰笑的时候,他的表情有点僵硬。这是留在延安的结果。但是没有办法,她的变化太大,或者往里面注射一些胶体,她的骨头就不能支撑这个皮肤。

那天晚上,明兰在郑德大厅外面的石阶上等我。

天空中闪烁的星星让我想起了小琪的眼睛。

想着想着,他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傻姑娘!”一缕灰尘飘过我的眼睛。

我站起来敬礼:“我见过曹局长!”

曹宗管道:“这里没有外人。不要被束缚。坐下!”说完,自己也坐下了。

我碰巧离他很近,抓住机会摸了摸他的肩膀。这是一个强壮有力的身体,与他脸上的褶皱不成比例。

曹经理似乎不介意我的诱惑,但也故意靠在我身上,给他的呼吸带来一点暧昧的味道。

我非常紧张,想起身离开,但他把我按了回去:“那颗心还在吗?”

我的心沉了下去,我假装很傻,说,“什么心?我不明白曹局长说了什么!”

曹关揉了揉裸露的下巴,抚平了几分钟的皱纹。“你不用害怕,我知道你是穆家的人!”

我看着曹局长,想知道我是否应该相信他,所以我保持沉默。

“你妈妈在哪里?”曹经理又问道。

“死了!”

“死了?”曹经理眼里突然泛起一股心疼。

“是的,他被杀了!”我说。

“那么你是来皇宫报仇的?”

“那么我的敌人真的在皇宫里?”

这次轮到曹操保持沉默了。

最后,他扔给我一块白玉腰牌,意味深长地说:“离开宫殿。这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也不是你可以去的地方!”

我起身把腰牌扔给他:“我不去,我要为我妈妈报仇!”

曹公公急道:“你母亲只希望你平安无事!”

我冷冷地问,“你想要什么?你不认识我妈妈!”

自从沾了圣雨和圣露,明兰变得越来越明亮动人,修复后的脸上充满了风情。

但是今天的圣人不得不挑毛病,每次他们服务的时候,他们都会随意地提出一些缺点。此外,每次走得太远,每次都变得更加困难。

例如:公主外表优雅,但我对她的肩膀不舒服。

另一个例子是:亲爱的公主的嘴唇薄如翅膀,但是大臣们都说这不是一个繁荣国家的繁荣丈夫的形象。

另一个例子是:艾菲的腰围很细,甚至很难为我伸展她的孩子。

我想圣人可能对明兰的想法还是有把握的。每次他根据自己的要求改变自己的外貌,都会有一波晋升浪潮。如果不改变,那么连续半个月不予理会,即使明兰每一次细心也无济于事。

然而,明兰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忍受各种挥之不去的痛苦。

我不止一次警告过她,如果她如此频繁地改变自己的外貌甚至体型,她会反咬一口。如果她很轻,她的脸会塌下来,如果她很重,她的生活会毁了。

明兰看起来很开放:“但这是唯一能帮我坐到后座的脸。”

“但是那个座位太高了,很多人都觊觎它,你不怕摔下来吗?”

“圣座更高。你为什么没看见他摔倒?”明兰嘴角咧嘴一笑,然后给我塞了一杯皇家桂花糕葡萄酒。

我不知道桂花糕混合了什么。味道很奇怪。我正打算偷偷吐出来,忽然寺外传来一声:“圣旨到了!”

明兰和我出去接受命令。

"奉天承运人,赵越皇帝,人称侍女穆朝颜为严明宫面圣人,钦此-"

闫明宫?我的心沉了下去。

这是宫殿里最神秘的地方,很少有人去过。

谣传圣父年轻时曾经崇拜过一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消失了。圣人登基后,他开始建造大型建筑,并建造了明烟宫来思考。而明兰这张脸,是仿照那个女人的样子。

但我只是一个小女仆,连神圣的天堂阎王都没见过,他为什么叫我?我进宫的目的被发现了吗?

我心里很忐忑,然后不由自主地看向明兰。

我看到她脸上挂着微笑,眼里充满嫉妒。"请问曹局长,赵焱怎么了?"

曹关答道:“这是神圣的意图。老奴隶不敢推测!”说完,他抖掉灰尘,对我说:“走吧,不要让圣者等太久!”

我在薄冰上跟着出去,明兰很谄媚,没有停下来。

出了储秀宫,曹关抓住我的手,一路跑到玄德门。

我迷惑不解地问:“曹局长,这似乎不是去闫明宫的路。”

曹宗管道:“这是出宫的路!”

我停下来握了握他的手。“我为什么要离开宫殿?”

曹关怒不可遏地跺了跺脚:“自然,我要救自己的命!有人想要你的心,穆细腻的心!”

“玲珑心?”我看着自己的胸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只突然感到一阵眩晕,胸口升起一刀绞痛,慢慢蔓延到四肢骨骼。尤其是脸,火辣辣的,觉得五官都被撕破了。

我慢慢地摔倒在曹操的怀里。

"赵燕,你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吗?"

我捂住了快要裂开的胸膛,我的声音弱得像蚊子和苍蝇:“不,不!只有一口,还有给桂花糕的皇家礼物!”

“桂花糕?不可能,它必须与熔化的形式混合!”

"是什么融化和分散?"我抓住曹经理的裙子问道。我隐约觉得这一定和娘的死有关。

曹经理将我背了起来,眼睛晶莹闪光。不用说,我已经认出了这双眼睛。

“你,是吗...小乞丐?”

曹关点点头,道:“我一路向你学了多少手,却能进去?”

我轻蔑地说:“用粗糙的方式制造!”

小琪笑了:“离开宫殿后,请再教我一次。”

“出宫了吗?曹局长是不是用我的八万名侍卫做装饰?”说起来,是帝国领袖赵无极。

"赵将军,如果你今天宽大处理,我将不胜感激!"

赵无极说,“不幸的是,圣者有生命。活捉穆朝炎!”

小乞儿把我护在怀里,腰脊挺直。他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别无选择,只能杀人。”

小乞儿说这话时,天威凛然,怒不可遏,仿佛他是第九至尊期间的金瓦。

赵五良冷笑道:“如果你一个人,你还有机会。现在你背着一个丑陋的怪物,恐怕生来就要死了!”

“你看到她没有盐,但我看到她细腻的心,”小琪说。因此,没有死亡的恐惧!"

“顽固!”赵无极挥挥手,庞大的吴军一个接一个地走了过来。

“闭上眼睛,别害怕,有我!”小乞儿从尘土中拔出一柄软剑,手里的剑掉在了中间,已经有三个头落到了地上。

很久很久以前,小乞丐和我一起在街上乞讨食物,整晚都呆在城隍庙里。我相信我年纪大了一点,所以我命令他去房子里揭开河里的瓦片和鱼。然而,我从来没有想到一个有着高尚精神和纯洁眼睛的人会是游泳池里的一个东西。我怎么能呢?

幸运的是,他一开始还是个小乞丐。他不认为我丑,他也和我在一起。

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想法而杀了他。毕竟,禁卫军还在继续,而那个小乞丐只是一个年轻人。

我趁小乞儿毫无准备的时候,拿起地上的一把长刀,放在我脖子上:“赵无极,放开他,我要和你一起去圣面!”

“停下!”赵无极表情一滞,下了停止命令。

"赵焱,放下刀,别做傻事!"小乞儿擦了擦脸上的一把血。我发现即使沾了血,他的眼睛仍然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我试图挤出一个微笑:“叫我姐姐,我很高兴听到它!”

“漂亮...姐姐!”

我突然大哭起来,终于明白了娘死前说的话。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人不是看着你的皮肤,而是看着你的心。

娘还说,如果有一天颜儿遇到他,他会嫁给他的!

我想,我可能没有机会嫁给他,但至少,我必须让他活着!

“乞丐,我们走!”

“不,我不去!我想和我妹妹在一起!”

“快去,我姐姐的心疼得她撑不住了!”

小乞儿固执地摇摇头,全身杀气腾腾。

我不知道遇到这样一个固执而愚蠢的男孩是我的运气还是不幸。简而言之,我只有最后一个办法。

那就是自杀。我相信圣者今天想要的是我精致的心,与乞讨无关。

不幸的是,我的诡计被小琪识破了。我看见他向前飞去,拿走了我的刀。但这也给警卫留下了一个漏洞。我们俩都被抓了,结局出乎我的意料。

10

赵无极摔断了腿,阻止小琪逃跑。然后我们两人被护送到严明宫,锁上门,退休了。

我把小乞丐拖到深深的院子里,只听到一架清晰的钢琴在干净的房间里演奏,哭泣和哀号,如无限的忧郁。

我小心地推开门,朝里面看去。我看见一个女人的肖像挂在大厅中央,那是明兰给我看的。肖像下面,坐着一个冷峻的身影,穿着一件鲜艳的黄龙袍,腰间墨毛自由卷曲,纤细的手指拨弄着琴弦,汩汩的声音从指尖缓缓流淌。

在歌曲的结尾,这个男人用他的声音和外表转过身来,“我们到了!”

我看着面前这个人的脸,我的灵魂被吓了一跳。

这张脸几乎和小琪的一样。(作品名称:朱妍,作者:芥子粉。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姚记娱乐网